关键字: 站内搜索:
多肽专栏

字号:   

中国有望明年启动脑蛋白质组学研究

日期:2013年4月17日 16:34

  本报记者 张亦筑

  近日,美国白宫宣布了一项脑科学研究计划,包括将探索人类大脑工作机制、绘制脑活动全图、针对目前无法治愈的大脑疾病开发新疗法。

  这项堪与人类基因组媲美的计划,一经公布,立刻在全世界吸引了众多眼球。

  “这让全球的科学家都为之振奋!”4月16日,国家“973”计划首席科学家、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重庆医科大学副校长谢鹏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也有点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并对脑科学研究进行了详细解读。

  历届美国总统都想摘得这颗“明珠”

  “从整体结构来看,人体是以器官和系统为代表,其中,大脑无疑是科学研究最主要、最复杂的部位,目前知之甚少。”谢鹏称,在美国目前经济形势并不乐观的情况下,奥巴马仍然愿意拿出1亿美元作为启动资金搞脑计划,这说明,脑科学研究本身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他认为,对大脑的功能和结构进行解析,首先会对人类目前束手无策的神经系统疾病——阿茨海默症、帕金森、孤独症、抑郁症等的研究产生巨大的影响,极大地造福于人类;其次,解读大脑信息,可以更好地开发人工智能,为信息、网络、智能化等现代科技带来前所未有的进步;再次,从人类基因组计划投入几十亿元,产生了几千亿元的经济效益来看,脑计划的经济效益也显而易见;此外,作为最前沿的科学研究,其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也不言而喻,这也是为何美国重大科技活动都有军方参与的重要原因,脑计划也不例外。

  实际上,脑科学被誉为科研领域“皇冠上的明珠”,历届美国总统都十分重视。除了奥巴马以外,小布什曾提出了“Brain Decade”计划;在那之前,克林顿也提出过“Brain Century”计划。

  “这些具有延续性的研究计划,其目的就是要抢占科学研究的制高点。”谢鹏表示。

  “可读”期限仍然未知

  未来的世界,人类的大脑将拥有“可读”模式,它的一举一动都能被人了如指掌。这样的理想虽然很丰满,但现实却有些骨感。

  “从科学家的角度来看,脑计划的确困难重重。”谢鹏说,人脑是由850亿到1000亿错综交织的神经元构成,要把每个神经元都研究清楚,存在极大的技术难度。

  即便是全球科研的领头羊,美国从“脑十年计划”至今,在脑科学研究上并没有取得较大的实质性进展。所以,“可读”期限仍然未知。

  他认为,这也可以看出,脑计划需要分步实施,首先把解决疾病问题作为出发点,挽救人类健康,减轻人类负担,然后以此推动人类对大脑功能和结构的认识,让这项研究再更多地造福人类。

  “尽管对大脑的研究困难极大,但还是值得期待。”

  中国科学家开始关注脑蛋白组学研究

  其实,除了美国以外,其他如日本、德国、英国等很多发达国家都争相推出了脑计划,参与到这一科学领域的激烈角逐。

  那么,中国科学家是否也参与到脑科学的研究当中?

  “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国科学家在全球重大科研活动中的参与度空前高涨。”谢鹏告诉记者,在脑科学研究方面,我国的投入也较大。到目前为止,国家“973”计划中有关脑科学的项目有十余项,每项投入在3000万元左右。

  去年,在教育部“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2011计划”)中,首都医科大学成立了“脑重大疾病防治协同创新中心”,将帕金森、脑肿瘤、抑郁症等脑重大疾病作为重点研究内容。

  此外,著名的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贺福初及其团队也在密切关注更加前沿的脑蛋白质组学领域,有望于明年启动相关研究计划。“目前,我国的蛋白质组学研究水平在全球居于第二位,强大的科研实力将让我国在脑蛋白质组学研究发挥引领作用。”谢鹏透露,届时,重医大的研究团队也将参与其中。

  (来源:重庆日报)

所属类别: 技术交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 03

  • 04

  • 02

  •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