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站内搜索:
多肽专栏

字号:   

贴的氨基酸标签装的却是葡萄糖

日期:2013年4月23日 09:22

  补充能量的葡萄糖注射液,原来的标签被揭掉后,贴上全新标签,装箱“变”成了促进伤口愈合的复方氨基酸注射液。南阳农民孙某用这样的方式,把4.7万余瓶假复方氨基酸注射液卖给南阳的2家医药公司,收入近20.9万元。

  昨天,南阳市宛城区法院以生产、销售假药罪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孙某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13万元。

  这是全省法院开展打击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犯罪专项活动以来,我省公开宣判的第一起生产、销售假药案。

  换个标签

  葡萄糖“变”成氨基酸

  今年63岁的孙某是南阳市方城县的农民,2000年,他开了10家小工厂,后因经营不善,6家破产倒闭。为了补上欠款,2008年,他在南阳市桑园路的一个小区里租房,销售石家庄某制药厂生产的葡萄糖注射液。

  孙某说,2008年4月他遇到一位自称是石家庄该制药厂的赵某某。“他跟我说,老实卖药挣不到钱,不如把葡萄糖注射液改为氨基酸注射液,还说可以帮我搞到‘材料’。”

  “当时也是利欲熏心,就合伙干了。”孙某说,他找到在南阳永康医药公司上班的儿媳栗某,拿到该公司的生产销售资质、证明、法人委托书,用铲刀、切纸机、吹风机、收缩膜等工具把葡萄糖注射液瓶上的标签除干净,贴上复方氨基酸注射液的标签和合格证。

  2家医药公司

  买了4.7万余瓶假药

  葡萄糖注射液是常见的补充能量和体液的药品,而复方氨基酸注射液则是用来补充蛋白质、促进伤口愈合的药品,用途大不相同。孙某说,之所以敢铤而走险,是因为“以为葡萄糖是保养用的,不用于治疗,也不会出啥大事”。

  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4月至2010年6月,孙某私自加工、制造标志为上述石家庄某制药厂的复方氨基酸注射液后,分别向南阳市建阳医药公司销售30700瓶,向南阳市行健医药公司销售16760瓶,销售金额共20.8824万元。

  在制造假药期间,孙某还把从石家庄该制药厂取得的8张购买葡萄糖注射液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交给儿媳栗某,栗某将其卖给所在的永康医药公司,用于抵扣税款。

  “卖一张增值税专用发票能挣二三百元,钱都给我公公了。”栗某说。经查,这8张发票,票面金额累计为11.4871万元。

  数罪并罚,公公儿媳双双获刑

  昨天上午,法庭旁听席上,一些药品生产销售从业人员、相关监管部门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与旁听。

  孙某的辩护人说,犯意的发起人,以及制假技术、标签、包装箱、设备、合格证的提供者都是赵某某,孙某处于从属地位,且没有在注射液里添加有毒有害物质,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法院审理认为,孙某将购买的葡萄糖注射液加工后,假冒复方氨基酸注射液对外销售,销售20.8824万元的行为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其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根据证据材料,“赵某某”的存在只是孙某单方面供述,警方多方查找,无法确定该人存在。此外,孙某伙同栗某将8张票面金额累计为11.4871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出售牟利,又构成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共同犯罪。

  考虑到孙某有自首情节和悔罪表现,宛城区法院判处孙某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13万元;判处栗某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2万元。

  刑法修订

  降低制售假药入罪门槛

  本案的主审法官杜玉明说,对于危害药品安全的犯罪行为,司法机关不断提高打击和惩处力度,2011年5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更是降低了生产、销售假药行为的入罪门槛。

  杜玉明说,以前刑法对生产、销售假药罪的定义是,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行为。“什么算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行为’?司法解释里规定,比如属于麻醉药品、精神药品、注射剂药品,或以孕妇、婴幼儿、儿童为主要适用对象等。”

  “这样的限定,导致入罪门槛较高,很多制售假药的行为躲过了刑罚制裁。”杜玉明说,《刑法修正案(八)》实施后,删除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行为”这一要件,只要生产、销售假药,就构成犯罪,把“危险犯”变为“行为犯”,对制售假药的不法分子起到更大的震慑作用。

  (线索提供:朱虹、陈阳)

所属类别: 政策法规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 03

  • 04

  • 02

  • 01